在很少變化的時程表裡活著,常常我會想有關活著的型式,有很多人說活著的目的就是在追求快樂,嚴格一點地說,當然是終極的快樂,這是我自己編想出來的詞彙,用以區別一般比較物質層次的滿足,在不考慮犧牲來成就更遠大的信念時,我們當然都是hedonist

    我覺得活在這世上愈久,愈不容易滿足罷。應該說,是所見聞的事物變多了,平常又簡單的事物早就不能提供新奇、驚喜的感覺,當然,挑剔如我,不只會對世上的事物容易感到厭倦,我還會將他們做很粗略、很籠統的分類,我小時曾被逼著練中打,那是第一次和電腦有如此的親密接觸,那時電腦─科技產品的代表,在我心中就只是一台打字機的作用,就算日後同學開始玩馬莉歐、毛毛蟲賽車,我也是玩了幾回就收手了,很難為有關科技的事物著迷。這些有關科技的東西不能帶給我最持久的快樂。

    也就是說,蘋果的iPhone就算出到第一百代,對我而言根本沒什麼差別。有些人說用蘋果的產品是對品味的一種classify,用蘋果的人比較……,對這種大眾式的classification,我並不是很在乎,因為我總是可以在那個classification裡找到特例,「打腫臉充胖子」這句話生存在中國文化裡至少也有幾百年了吧!

    昨晚利用臉書搜尋某位心儀女孩,弄到好晚仍一無所穫。但有幸見識多金對電腦的adeptness,真的是熟練至極!和他相比我簡直是原始人,看得出來他和電腦的關係是很自然地「相知相惜」的,電腦有哪些特殊鍵、快捷鍵他一清二楚,網頁上列著有條不紊的「書籤」,對我而言,「書籤」,真的就只能是「書籤」,許多電腦語言我仍是處於模糊狀態。只見多金發揮他的「邏輯思考」,教導我該怎麼從大而小地直達核心,我能清楚地瞭解他的方法論,因為在日常生活中我也會使用,但面對電腦,這些應對事情和人物的思考方法全部噤若寒蟬。

    有時很羨慕這些人能很熟練地使用電腦這個工具,彷彿就像他們多出來的一隻手幫他們做事更有效率。但電腦之於我只是一節斷肢,我只會用電腦打字、收發email、上傳下載一些東西、操做一些國小教的作業軟體、看看影片……。很多人說網路上資源很多,偏偏天下就只有我一人不知道寶藏藏在哪裡。

    會安慰自己:就算不是那麼會用電腦,我還是活得好好的。

    昨天上文概課,老師上了詩經裡一首詩〈君子于役〉,順便指導我們閱讀文本的方法,他說假如還原到作者的心境,當他心裡發生感動,產生了「意義的片刻」,他最先做的就是將這份感動形諸於文字,當然文字有其不完備之處,所以老師引了詩大序的一段文字:

    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歎之,嗟歎之不足,故詠歌之,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比文字再高一層是嗟歎,再來是詠歌。這幾天曾有次騎車在路上,無聊之際我想起鳳凰傳奇某首歌的歌詞,就將它從口中「念」出來,果不其然,就像是一段無意義的語句,在這和歌詞本身完全不相干的時空,念了兩句我就停止了。

    若這歌詞並沒有附帶著歌,我還會喜歡嗎?肯定不會的,鳳凰傳奇的歌詞並沒有所謂很高深的修辭和華麗的詞藻,反而是淺顯易懂的,因為形諸於歌曲,所以深深打動了我,但今天中午吃飯時,不得以被迫接收時下的「流行歌曲」,有些是我聽過的,細細把它們的歌詞念出來並消化一番,結論是雖然有些富有修辭,卻很缺乏感情,當然不只是歌手詮釋上沒有到位,還有一些是因為為了配合押韻或炫技把前面積蓄的感情全搞砸了,這些細微的差異是很容易分辨出來的。

    什麼該是什麼,誰又該是誰的象徵,我想這些關聯都存在我們的潛意識底,有些歌詞想自創新的意象又完全和母題不搭軋,看來只有可笑。

    只是樂曲讓感受昇華。

    下午看完書獨自去吃鍋,是臨時起意,讀書休息時聽著音樂胡思亂想,相較於以前,現在的我明顯變得比較實際些,做起事比較踏實些,受限於稍微沉重的步履,我無形間多了那麼一點壓力,我仍是像以前一樣想做好多好多事,但方向改變了,被迫減縮的無奈悄悄成為肩頭的重擔,如果還要像以前那樣完成許多事,就要更努力更勤奮,我想起歐麗娟老師半夜在文學院迴響的腳步聲。

    大吃一頓是發洩壓力的好方法,加上我早上起得晚,約莫四點我就自個兒到宮崎火鍋。可惜戰力遠不及以往,叫了七盤肉就繳械投降開始吃青菜,之前曾被我嚇到的服務生還特地來問我還要不要加點肉,我有點困窘地說今天沒有朋友一起吃,狀況沒以前那麼好了。

    六點和小傑在男一舍區的大草地上丟飛盤,當時天已經暗了,只能倚賴有點微弱的路燈光亮。小傑一開始準頭不是很好,讓我撿得很辛苦,接下來就駕輕就熟了,跟之前和我玩過飛盤的人一樣,對許多人而言,飛盤這玩具應該算是「童年的回憶」吧!我仔細思索所謂「童年的回憶」五字,之所以被這麼稱呼就是因為長大就不會再碰了罷,或是很少有機會去碰它。這個物件被稱作回憶全是我們自己的問題,要不是自己懶,要不就自居是大人不屑這些幼稚物件,僅管這些被稱作童年回憶的物件唾手可得。

    回憶應該要有更深刻的定義罷,總有那麼多事情是無法再經歷一次的。

    我和小傑說有關最近高盛要來系上招募新血的事情,系上似乎有好多人要去投履歷表,因為高盛是投資銀行的hegemony,大家似乎要奮不顧身地擠進這道窄門。我很開心地跟小傑說我沒有跟多數人一起湧向高盛。

    我們生活在這世上總是可以從很多故事和別人經驗汲取教訓或是「寓意」,曾經我對未來感到沒有方向,我不知自己是否真的喜歡現在所學這一塊,我強迫自己假若知道未來無法在工作上獲得快樂的話就快點承認,拖延只是無謂的消耗。經過一番思索和找資料,我很快地承認了,接下來的任務就是確保自己就算沒有辦法在這塊打滾也要能養活自己和其他有責任的人。

    在大陸出版的托福寫作書上看到一個片語”follow the crowd”,他們翻譯成「隨大流」。隨大流是很方便的事情,大流中的一份子只有一件事要關心,那就是自己是否還在這波大流裡面,其餘的瑣碎事項只要左顧右盼,跟隨著時間流逝大流也就會到達該到的地方。

    我看到了大流會到的地方,可惜那不是我喜歡的地方。捨棄方便的代價就是自己要多花額外的心思當自己的經紀人,搞定所有瑣碎的事項,關於這點我還在學習,畢竟我不是一個對資訊很敏銳、很有條理的人。

    我看見了大流的流向,我寧願回頭,重新思考方向。拒絕隨大流湧向高盛,我覺得是對自己生命負責任的一大宣示。

    同學們,good luck!

    丟了一個半小時的飛盤,我要求到小傑房間參觀,為的是不久後的一項小計畫。我走進小傑的房間,他先是跟我分享他高中的生活週記,一樣是很精簡、很八股的封面設計,看到他班導的「真跡」,小傑說他老師寫字比較用力,假如手寫會疼就改用打字權宜,所以也看到不少貼上的小字條,一樣是有溫度的。

    我沒有仔細看小傑的生活週記,那是他曾經的溫暖小宇宙,這個小宇宙一直不停運行著,在我和小傑的心中。

    接下來小傑和我分享他珍藏的幾部神鵰俠侶,讓我吃驚的是,竟然是我國小看的任賢齊、吳倩蓮版本!神鵰俠侶是我們家唯一一起看過的八點檔罷,主題曲傷心太平洋從小就琅琅上口,吳倩蓮那冰清的臉龐在古墓襯托下更顯脫俗,是我難以忘懷的一幕,後來我也看過范文芳版的劇照、劉亦菲的版本,都沒有吳倩蓮本身詮釋的傳神,所以看到小傑下載的幾部神鵰俠侶我馬上栽了進去,剩下的時間就把總共約五集給看完,內容是從絕情谷情花風波到最後結局。

    看到小龍女在石上留下那十六字後躍崖而下我還是會心中悵然,雖然我知道最後他們還是會大團圓,文概老師曾說中國人愛大團圓結局是有其歷史情節的,因為生活本身物質就缺乏,所以設法在文本中賦予一種企求的滿足,如果在能掌控情節的文本中還硬是要撕裂再撕裂,那麼中國人未免太自虐些。

    楊過和小龍女的團圓讓人欣慰,在那之前他們被折磨了那麼久,抵抗禮教遍體鱗傷,如果就此讓他們天人永隔,我想到最後讀者同情的成份會少了些,他們會深深地、深深地陷在不可理解的茫然中。

    怎麼會這麼慘?這麼慘的事情為什麼要寫出來?

    不免地,在看這連續劇的同時,許多看文本的技巧和切入方法會接二連三冒出我腦中,我盡量壓低他們的聲音了,因為金庸系列是我唯一很沉迷很沉迷的小說,三十六集看了不下五次,小時近視也是因為晚上不睡覺點著小夜燈猛看造成的,小時的愛情觀也主要是從金庸作品中形塑而成,因為金庸系列小時我就瞭解人性有陰暗的面向和其複雜性,仔細想想金庸帶給我最深刻的思考是什麼,我的回答會是有關正與邪的問題。因為這個辯證在小小心靈裡根深蒂固,我先是悠遊在正邪間的模糊地帶,欺負同學我不認為是邪,乖乖寫作業、考好試我不認為是正,那是個有點錯亂的時期,也是個價值觀正在建立的時期。

    從金庸作品裡體悟到的心得遠比父母的教示還要深刻、長遠。

    直到我高中某時刻決定要當「正」的那方,當然這個正是比較概念性、形而上的說法,不能用你個別的作為來歸納,像金庸裡的許多人就犯了這種錯誤,因此正與邪亂成一團,鋪排成耐人尋味的情節,如果決心要成為正的人,第一就是要堅守自己原則,第二就是防止自己掉進最無可救藥的陷阱,那就是成為偽君子。

    當然,對正邪有比較深刻的體認後就要很強大的勇氣罷!對正義的堅持自然不能隨大流,如果隨大流方便行事,那就像我小時候在模糊地帶撒野的狀態。有些人被說是正義魔人,他們應該感到驕傲,既然被稱為魔就代表他們本身對說話者有威脅性,因為正義而成魔,清晰反襯說話者的無能或甚至是邪惡。

    社會上太多正邪不分的人,太少決心要當正義一方的人,因此台灣的監獄是有人滿為患的潛力的!

    好喜歡楊過和小龍女騎在神鵰上的特寫,那種瀟灑實在大勝鐵達尼號船頭那幕,既有神獸,就有了神話的氛圍,整個周遭空氣,似乎是有靈性的,而不光是風景的壯闊或是配樂的巧妙。

    神鵰俠侶帶給我的暖流在心中慢慢流淌,我從遙遠、無序的童年開始爬梳有關愛情的架構慢慢成形、正邪的邊界日漸鋒利,彷彿又重新活過一遭,瞭解了為什麼我之所以為我。

    天漸涼,有小雨,有些葉子悄悄轉色。

    全站熱搜

    慕大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