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時間,張廣霖就把他對國家的失望發洩在我們身上,光是「變換射擊位置」這一站就重覆演練了六七次,我們趴在散兵坑裡等候伍長的指示,張廣霖在一旁瞧著,只要一有人報告詞唸錯,或是動作做不確實,所有人再重新趴回散兵坑裡。

「回去,三二一,你躍進還抬頭挺胸,我就叫你躍進到山壁再回來!」

「你們那群聚在一起是怎樣?這麼多土堆偏要擠在一塊,這麼愛趴,你們趴到下課算了!」

一整個早上下來,我們只上到第三站「敵火下作業」,仍是反覆操作爬出散兵坑、趴回散兵坑,散兵坑都要給我們趴熱了,一些同學躍進動作始終做不確實,張廣霖把他們集結起來,要他們從散兵坑躍進到山壁(單趟約五百公尺)兩趟,一路上還要喊「我要認真上課!我要認真上課!我要認真上課!」

光是前三站就把我們搞得七葷八素,趴在散兵坑裡,我看著土堆後方的鐵絲網,等到張廣霖上到爬鐵絲網那一站,肯定是更折騰人了!這一刻,我才真正體認到這是「教育班長訓」,不是遠足踏青。

「我要認真上課!我要認真上課!我要認真上課!……」

下午收操,我們直接到餐廳布場打飯,伙食就緒後,我們先打十二個便當盒給武管班的同學(那一刻我真是好感謝羅時瞱他叔叔,今天操得這麼累,武管班還要到教勤營繼續加班),想到武管班同學的辛酸,我偷偷幫他們的便當加料,每個人都給兩種主菜(我料定會有很多人訂外食、吃泡麵),附上一大包切好的柳丁,再派同學專程外送到教勤營。

五點四十五左右,同學們上餐廳,果然如我所想的,來的人不多,屬於我們十五中的桌子只坐滿四桌,大都是成功嶺和斗煥坪的教育班長,林景欽手上拿了一張白紙在各桌走動,「還有人要訂飲料的嗎?我要打電話囉!」

林景欽除了是隊上的教學,也是「外食股長」,每天中午他就開始調查晚上要訂外食的名單,這份名單流傳一整個下午,直到下山,他打電話跟店家訂貨,不到半小時就能送到步校會客室,這時再派人去把眾人的晚餐抬回來。

由於武管班之前都是在二大集合場度過,上餐廳都很緊繃了,更別說吃外食,第一次參與部隊訂外食,大家都很興奮,訂了一堆炸雞、炸薯條,我也在單上寫了一杯薄荷奶茶,去冰微糖。

因為上餐廳的人不多,我們工作了半小時就開始徹收了,我負責開啟保溫消毒櫃,正要轉開啟動的旋鈕,一股淡淡的臘腸味飄了出來,我在櫃裡左看右看,撈出臘腸味的兇手──四個沒洗的餐盤。

「夭壽,怎麼有人這麼沒公德心?」

「拿回去給中隊長吧!看要怎麼處置。」林彥修說。

一整個消毒櫃中,只要有一兩個油膩的餐盤,所有的餐盤都會完蛋,怪不得每次拿到餐盤都油油的,現在每人上餐廳都得自備衛生紙,盛菜前先把餐盤和碗擦過一遍才敢使用。

柯郁琦看到桌上油膩膩的餐盤,非常生氣,我從來沒有看過這好好先生這麼生氣過。

「真的是從我們的消毒櫃拿出來的?」

「報告中隊長,是。」

「為什麼之前的打飯班沒有跟我講過這件事?你們就一直吃這種餐盤?」

「……」

「以後,你們派人在消毒櫃旁站點,」柯郁琦說:「我一定要抓到兇手,嚴懲!」

可能是我當實習區隊長時,見識到部隊已經開始目無紀律了,看到這四個油膩的餐盤,我不以為異,也許要懲處的不是沒洗餐盤的兇手,因為就算真的抓到兇手,可能是剛好那個人心血來潮沒訂外食,改上餐廳,就這樣被抓到了,換作是任何心懷茍且的人,趁別人不注意把餐盤偷偷塞進消毒櫃,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該懲處的,是部隊內部的爛根。

卸去擦槍的勤務,到晚點名前的時間,除了偶爾會集合在中山室寫大兵手記或抄作業,其他時間都是我們自己的,走進寢室,聞到一股濃濃的炸醬麵攙著泡菜味,這兩種口味的泡麵味道真的比較霸道,壓下其他的海鮮魚板、肉骨茶口味的,寢室沒有桌子,同學把下鋪的床墊掀開一半,把木板底當作桌子,幾個人擱一圈板凳就吃起來,如此因地制宜、物盡其用的巧思,我不禁看傻了,我想像他們吃完泡麵,從床底拖出一組麻將,一路吆喝到晚點名。

除了吃泡麵,有人趴在床上看小說、和女朋友熱線,我實在不願意去想過去一個月當我們在二大隊外面吹風擦槍時,其他同學竟是在寢室過著這種「民間」的生活,現在才六點四十,離晚點名還有兩個小時罷,我只想到一定要洗到熱水澡,還剩下大把的時間,我竟然有點發慌了。

打開內務櫃,同學很貼心地把薄荷奶茶放在裡面,待會再去跟林景欽交錢,面對這突然鬆卻的時光,我不想吃泡麵、不想和別人打屁聊天,任何稍微縱情的活動都會讓我感到愧疚,為上個月和這個月的武管班愧疚。

「阿!白天操兵,晚上養兵。」羅時瞱坐在床沿啃炸雞,他一徹收完晚餐就回來寢室等外食了,「這才是美式軍風嘛!」

洗完熱水澡後,我趴在床上寫給玲玲的信,直到晚點名。

「當教育班長這麼苦,退訓啦!」

「不要!」

單戰進行到第六站「下壕溝」,我們必須伏進上緩坡到壕溝壁上做偵查動作,張廣霖蹲在壕溝邊力勸我們退訓。

「頭伸那麼出去,你是烏龜喔?龜頭還不快縮回去!」張廣霖對著林彥修大吼:「藏在底下的敵人早就把你爆頭了!」

「你你你,大背槍會不會背阿?」這次輪到羅時瞱:「是在背洋娃娃是不是,有沒有帶上她的紙尿褲阿?」

「你給我上來在下去一次,」換我被罵了,「誰說你可以用跳的?蛤!下次我就把壕溝加水,放食人魚,再散漫沒關係阿!」

    慕大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