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需要我幫你嗎?」我對鍾易德說。

「沒關係,你等下跟先健下去戰備就好了,這邊我一個人就可以掌握。」

「先鍵學長說幹部間就要互相幫忙,我剛到部,想要多學多看。」

「呃......好吧!」鍾易德想了想,「你去幫我看看東側廁所還有沒有人,有的話你就把他們趕下樓,我先下去整隊。」

「沒有問題。」

巡完東側廁所,我和阮先健會合,我們拿著大家的防毒面具下樓,經過集合場,只見連長一臉嚴肅地對鍾易德說話:

「鍾易德,還要整多久?昨天我不是跟你說七點四十就要出發了嗎?」

「......」鍾易德頭低低地聽訓,面無表情。

「再一分鐘,所有人離開這裡!」

「是。」

看到這幕,我問阮先健:「學長,我們需要幫忙一下鍾易德學長嗎?他看起來好像有點緊繃,部隊旁好像也沒有幹部幫他。」

「不用擔心啦!」阮先健說:「鍾易德他最厲害了,一個人撐全場,這週比較尷尬,鑑測又遇上戰備,幹部人力真的比較緊繃,等下我戰備完就會上單戰場,去跟鑑測官點個名。」

「我也跟去嗎?」

「喔沒有!等下你就代表三連出槍彈哨,我會請其他連的學長照顧你的,」阮先健說:「利用這時間多去認識營上其他人,你要和他們生活半年呢!說不定你當兵當上癮,想簽下來,他們就會跟你情同家人一樣,吃飯在一塊、洗澡也在一塊。」

我們來到營部連中山室,各連的戰備人員已陸續就位、紮裝,阮先健請我到講台前的推車上拿五把刺刀、五個彈匣、五張分解圖墊和五條槍背帶。

「我們幫大家都拿好,等下他們到中山室就能快速紮裝。」

我把要求的物件排在三連那一路,接著,阮先健教我怎麼裝上T91步槍(新兵拿的是65K2步槍,幹部演訓拿的是T91步槍)的槍揹帶,以及我們的任務分配,我們是消防組,萬一戰備要集合時,我們每人都要拿一桶小型滅火器,組長要配帶HR93通信機。

我一面聽阮先健解說,一面看著其他連隊的人集合、紮裝,比起他們各自到講台前取刺刀、分解圖墊等,紮完裝就找面牆靠著睡覺,或是和其他人聊天,阮先健這樣「幫大家拿」的做法讓我心生敬佩,我覺得這就是一個連隊該要有的互相照顧,當兵很多瑣碎的事情,藉由互相照顧,我們幫別人省去許多瑣碎無聊的時刻,而不是像在步校時人人顧著自己爽,最後連餐盤不洗這種自私行為都出現了。

我覺得身為二營三連的一份子真是幸運極了。

紮裝到八點十分,人員陸續就位,今天的戰備排長(二連的李映琦排長)進行點名。

「兵器連,傅裕昆、何大凱、錢雯雯士官長......一連,孔孝文、蘆葦芃、梁宗翰、廖采禾......二連,鄧新翰,......三連,涂怡靜輔導長、潘勁凱、阮先健、彭啟賢......」

「彭啟賢換成葉竟源!」阮先健說。

「噢......」李排看向我,「等下來我這改名字,以後名單有改前一天晚上就要跟我報告,不要當天臨時改名單。」

「排長對不起。」阮先健笑說。

李排一邊點名,我一邊組合每個名字和面孔,讓我覺得奇怪的是,每個連隊都會出五個人來戰備,偏偏二連就只點到一個鄧新翰,李排加上鄧新翰,二連才出兩個人,難道其他連隊不會覺得不公平嗎?我小聲問阮先健。

「當然會覺得不公平阿!戰備這麼賽的事情,」阮先健說:「不過竟源,我忘了告訴你,二連是個很特殊的連隊,他們的事不要問、更不要管,把他們當成例外中例外就好了,你最多就觀察,知道太多對你沒有好處。」

「嗯,我知道了。」

點名完,李排要各連派出槍彈哨,我代表三連,「竟源,這邊就麻煩你了,我去單戰場露個臉,你站槍彈哨站到中午就可以下哨,直接進餐廳用餐,我跟一連的盧葦芃講過,叫他看照一下你,」阮先健笑說:「誰敢凹我們家的葉竟源,跟我講,我幫你擺平。」


人員架槍置裝,一一走出中山室,最後,中山室只剩下我跟盧葦芃學長。

「學弟,可以麻煩你把門帶上嗎?」盧葦芃說,我把門關上,這時,盧葦芃從講台旁拉出兩張滾輪電腦椅,一張自己坐下,另張推到我面前。

「坐吧學弟。」

「學長,這樣子……好嗎?」我問,因為就我在步校站槍哨的經驗,從沒像這樣坐在電腦椅上的,只見盧葦芃脫下鋼盔,從防毒面具裡拿出手機便開始滑。

「學弟,放輕鬆啦!當兵,很難得有這種悠閒上午喔。」盧葦芃說:「過一個小時,就換我們出去站彈哨,站彈哨就不能像現在這麼舒服了。」

「因為有門當掩蔽嗎?」

「當然,」盧葦芃一面看手機,一面跟我講話,「還有外面的彈哨好夥伴以火力掩護我們,督導官來再戴鋼盔都來得及。」

「等下就要換我們出去幫裡面的槍哨好夥伴掩護了?」

「學弟很有概念喔!」

這是我當兵以來第一次參加戰備,事前也沒有跟阮先健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可能是我問他太多問題了,戰備是部隊作息的一部份,反正只要人過去參與,總會知道它在幹嘛,問那麼多那麼詳細,好像就失去幹部專有的從容不迫了。

一個需要全副武裝的場合,卻被盧葦芃操作得那麼輕鬆愜意,他用鋼盔盔體遮住手機,專注地打遊戲,只要門外有動靜,他右手覆盔,左手把手機塞進防毒面具裡,整個過程應該不會超過兩秒。

我感覺戰備藏有很多玄機。

「學長,你方便講話嗎?」

「可以阿,你說,」盧葦芃抬頭看了我一秒,又回到遊戲世界,「站槍哨就是自己的時間,做什麼事都可以,不要被發現就好。」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戰備 槍彈哨
    全站熱搜

    慕大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