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葉之庭在日文的意思是「說話的庭園(The Garden of Words)」,它是整部動畫裡最具意義的地點,它帶來風雨、帶來陽光、帶來短暫雨季的師生戀情。

    整部動畫有兩個重要的主題,從男主角秋月的觀點來看,分別是解謎與追夢。

    解謎,在動畫的一開始,女老師雪野以謎樣的身份來到秋月的苦悶世界,關於這謎團的構成要素有:喝啤酒配巧克力、弔詭的時間出現在弔詭的地方做著沒有意義的事、糟糕的手藝、謊話連篇……,還有在一開始留下的那句短歌「隱約雷鳴,陰霾天空,但盼風雨來,能留你在此」,這短歌的出現乃是為了配合整體結構上的需要,如果視為一開始雪野對秋月的引誘未免太過牽強,在這庭裡發生許多對話,但最大、最具象徵性的對話是兩句短歌的應答,下一句是「隱約雷鳴,陰霾天空,即使天無雨,我亦留此地」,兩句短歌就像是一對大括號,括住了庭裡所有的對話。

    雪野是有意將自己包裝成一個謎團的,因為在學校受了傷害,她一直活在恐懼之中,用各種謎來包裝自己是自我保護的手段,從鏡頭上可以發現,雪野的出場通常是從腳部開始,她穿的鞋、搖著鞋,這給人一種不得一次觀其全貌的感受,配合著下雨的背景,滴滴答答,觀眾的疑慮一次又一次被繃緊。

    秋月不喜歡晴天,因為晴天他就會去上學,學校對他而言是充滿孩子氣、焦慮的地方,雪野的情況類似,只不過無論晴或雨,她都不想去那充滿陰影的學校,於是她錯過地鐵,在庭裡吃著味道強烈的啤酒和咖啡,混過時間,在下意識裡她等待著秋月。梅雨季這段時間裡,兩人比較頻繁地見面,但在暑假期間,因為屢屢放晴加上秋月忙碌打工,兩人隔了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但身為觀眾的我們知道他們還是用某種方式悄悄連繫著,雪野仍是每天到公園,秋月在忙碌之餘還是專注在他製鞋的夢想。

    對秋月而言,製鞋的夢想幾乎等同於對雪野的愛戀,在秋月開口要幫雪野量腳的尺寸時,這個連結就此產生,可以看到秋月的手指碰到雪的腳趾時,畫面特別變亮、短暫停格,從此秋月對雪野的愛苗逐漸滋長,製鞋可以說是一大助力。

    雖然雪野在面對秋月的告白時感到有點錯愕,但那應是自我防衛過度下產生的輕微抵抗,在雪野的謎被解開之前,有段時間都是晴天,秋月因此沒有出現過,但雪野特意用包包為秋月佔了個位子,說不定這樣的行為都不在她的意識之中,對一個受過傷害的人來說,要坦露真實的自己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

    雪野的謎在九月時差不多飽滿了,觀眾都知道他們彼此互有好感,只待雪野的謎解開,於是安排了走廊上交會的情景,一切豁然開朗,雪野的解謎之旅也在此告終。

    但與雪野緊緊糾合在一起的追夢主題仍然進行著,雪野離開之前,秋月的女鞋還沒做好,雪野的謎底接曉後,製鞋對秋月而言充滿了希望和失望,也許是失望的成份居多罷,但這樣的人生際遇卻將秋月推回人生實際的那一面,師生戀破碎,製鞋這個夢想被迫在嚴厲的條件下看待,在失去雪野這心理的支持後,秋月和雪野一樣都是「負傷之軀」,在夢想與愛情被切割之後,他必需靠自己的力量去完成夢想,兼以療癒傷口。

    雪野離開一陣子後,秋月完成了女鞋並再度回到公園,他的夢想短暫達成了,但療傷的過程仍是持續、持續著。他會再見到雪野嗎?who cares?故事到此就告一段落。

    我覺得這部片的愛情不是典型的師生戀,因為雙方是在某部份事實被掩蓋的情況下愛上對方,一旦身份關係說破了,故事就結束。這就像是段短暫的普通夏日戀情罷,只不過加入解謎和追夢的元素後變得更有可看性。

    整部動畫的畫風很唯美,節奏很緊湊,四十五分鐘交代了許多細節,甚至連秋月的母親也入鏡了,作者或許是想藉由其母親平常對秋月關心甚少、有控制欲的特質來交代秋月的戀母傾向吧!這也沒啥不好,至少讓最主要的主題稍微鬆口氣,不然假如從頭到尾都是秋月和雪野的應答,就變成《愛在黎明破曉時》的情節了。

    多謝劉威凱學弟推薦這部優質小品。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慕大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