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廣霖反覆地要求我們偵查及上下壕溝的動作,總共爬了八九次壕溝罷,我們才走回板凳上喝水休息,接著,換下一個班被張廣霖反覆操作。

「教育班長訓很苦耶!」耳後傳來張廣霖的聲音,「退訓啦,退訓就回去涼涼的了!」

「不要!」

「不要就給我動作做好!」張廣霖大罵:「連鋼盔都帶不正,當兵還敢拿國家薪水,你他媽是來詐騙國家、虧空國庫的罷。」

壕溝下一站是爬低絆網(也就是俗稱的鐵絲網),目測低絆網高五十公分左右,其實它本來應該只有高出地面四十公分,無數阿兵哥經年累月伏進的結果,向下掘出十公分的深度,遠遠看去,阿兵哥一爬進低絆網,就像草地上鑽進地洞的兔子。

爬低絆網有規定的技巧,臥倒後,我們右手抓住槍背帶扣環處,拖著槍一塊匍匐前進,但因為這種規定動作在爬行時常會卡卡的,一下是槍卡到「航道」上的鵝卵石,一下是槍托撞到骨盆,為避免這樣左支又絀,各人鑽進鐵絲網後,當真是鑽進自己的巢穴裡,五花八門的伏進法傾巢而出。

「你的槍呢?」張廣霖跨蹲在李松燃的航道上問。

「報告教官,在……在你的屁股後面。」

「在我屁股後面?我是這樣教的嗎?」張廣霖大罵:「你把槍當成什麼了,黃色小鴨嗎?還會漂浮前進嘞!你給我重新爬過!」

張廣霖走到羅時瞱的航道上,跨蹲在羅時瞱面前,「兄弟阿,你的刺刀跟水壺嘞?」

羅時瞱摸摸了自己的腰際,這才發現本該掛在S腰帶上的刺刀跟水壺不見了。

「掉了。」

「掉了?」張廣霖大罵:「你們這群人真的很奇怪,當爬鐵絲網在游泳是不是,什麼都可以掉,什麼都可以忘!要不乾脆穿泳褲來爬鐵絲網啦!……去把你的東西撿起來,重爬!」

張廣霖就像隻敏捷的狐狸,來回探查航道裡醜態百出的兔子,一讓他看到動作不確實、摸魚、噴裝,他就當場拎起我們的長耳朵,丟回起點重爬,後來他實在受不了總是有人趁他不注意就照自己意思亂爬,「抓到一個,所有人回到起點,重爬!」

一整個下午,我們大概爬了十趟鐵絲網,合計兩百公尺,航道上的鵝卵石纍纍分明,迷彩服底下的肉身亦是青一塊紫一塊,黃土餵飽了我們,本來黑色的步槍經過長距離的爬行,自動蒙上一層土色偽裝,武管班今天又要加班了。

這是我軍旅生涯最累的一天,當全班終獲張廣霖的肯定,全數通過鐵絲網,鑽出兔子洞那一刻,我感到好光榮,彷彿是凱旋而歸的戰士,站得好挺直。

「兩天後,我們要測驗單戰,所有人,十站都要測!」張廣霖說。

底下照舊響起哀嚎聲,兩天後,同樣要面對壕溝和低絆網這兩個勁敵,坐在板凳上看著低絆網,黃土兀自漫飛,今天這一番折騰,它又深了幾許,我看得癡了,彷彿看見通向教育班長的偉大航道。

「當教育班長這麼苦,退訓啦!」

「不要!」

中午我們打完菜,我照中隊長要求站在消毒櫃旁檢查洗餐盤狀況,經過我檢查的餐盤才能放進消毒櫃裡,突如其來的站點讓那些沒公德心的人紛紛現出原形,被我退貨,他們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但就如我先前所想的,這不是個人的錯,應該是整個部隊紀律爛掉的結果,我只是請他們拿出去洗過,再回來給我檢查一次。

我跟柯郁琦回到今天洗餐盤的狀況,「算算有七個人餐盤不乾淨,三個是連洗都沒洗,另外四個是餐盤上還有菜渣或油漬。」

「名單呢?」

「報告中隊長,」我說:「我沒有記下來,直接請他們出去再洗過。」

「我不是說要嚴懲這些沒公德心的敗類嗎?」

「但......」我本想跟中隊長講我的想法,但看到他在氣頭上,先暫時打住。

「不要為你的同學說話了,不管在外面還是在軍中,違法亂紀就是要處罰,」柯郁琦說:「你回去跟胡居仁講,晚上七點,所有人除了武管班在中山室集合完畢!」

「報告是。」

走出中隊長室,身後傳來,「真的是沒教養,給你們方便當隨便。」


晚上七點我們在中山室集合,這意思是今天晚上我們沒法享受「美式軍風」的自由時間,除非柯郁琦提早放我們下去,等待柯郁琦的時間,底下竊竊私語。

「中隊長怎麼突然要我們集合?」

「看中隊長最近好像心情不太好,可能是被老婆罵吧!」

「我跟你說,中隊長表面看起來人好,他實際是隻笑面虎......」

柯郁琦進來中山室,底下的議論聲停止,只見他面無表情,平常掛的那抹政商名流的笑完全不見了。

「胡居仁,人到齊了嗎?」

「報告到齊了。」

柯郁琦站在部隊中間踱著菱形步,眼睛看著手上的點名簿,他先把大家名字點過一次,詭譎的氣氛下,沒有人出聲,點完後,他闔上簿冊,吐了一口氣,眼球又回到鏡片正中的位置。

「各位知道我找你們來幹麼嗎?」

眾人搖頭。

「昨天,我聽到一件很嚴重的事,有人餐盤沒有洗就直接放進消毒櫃裡。我不知道是你的單位沒有教好你,還是你的家庭沒有教好你......」

「平常我有虧待過各位嗎?」柯郁琦接著說:「上餐廳時間,你們上營站、在寢室吃泡麵,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想法是,大家難得從全國各地來這受訓一個月,結訓後要回到單位辛苦,這兩個月白天操課,晚上就讓大家過輕鬆一點......」

「之前有同學跟我反應晚上很多人講手機,吵得別人沒法睡覺,我自己掏腰包買耳塞給他,跟他說當兵難免寂寞,大家互相體諒,接著,又有同學反應他的黃埔背包被老鼠咬破了,媽的!我們的寢室在三樓,怎麼會有這麼勤勞的老鼠?一定是有人把吃的東西放在內務櫃,才招來老鼠的!現在,竟然連餐盤沒洗這種骯髒事都出來了!」




    慕大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