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一直很想學好書法,迫於塊狀時間真的太少,上學期只持續半學期的臨摹練習,現在拿起毛筆,可能也不聽使喚了。

    所以寒假我想要重新調整自己學書法的態度,就像是重新拾起毛線一樣,我不瞭解我的持續力可以到多久,但依照我剛開始學習的狠勁,掌握內容大要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期末在政大書城看到一本厚厚的書,叫做「如何寫書法」,瀏覽一下內容發現整本幾乎都是名家的字跡,作者是「書法名家」,翻來翻去覺得挺是賞心悅目,一開始的設定是作者會從分析歷代名家的作品來解構寫書法的心法和技巧,如果真是如此,還真怕一個寒假學不完所有的東西呢!

    考完期末考我馬上去書店把它給買了下來,新台幣450元。

    年假閒著沒事我拿起這本書開始讀了,不到一個小時我就讀完半本,實在是一本讓我太失望的書。

    作者有些觀點是我很贊同的,像是寫書法可以養氣、可以表現出一個人的品性等等,但關於這樣的論述也是少數,前半本多半是他批評坊間書法老師什麼什麼教錯了,像是剛開始學書法不能用宣紙、寫楷書不一定要用羊毫……,林林總總我看用一面寫也就夠了,偏偏要把每個不是批評個好幾遍,歷代名家的作品幾乎是每兩頁就一幅,本以為他會對這些作品做很透徹的解說,結果也是令我失望,像是王羲之的蘭亭序字跡佔了整整一面紙,他只說了王羲之是個寫書法很認真的人,三十年來他臨摹蘭亭序不下三十次,還特別在另一書頁刊上他臨摹好幾次的「作品」。

    當然插圖頁也有很多他自己的作品,停留不到一秒我就翻過去了,如果是認真的作者理當要想到會有這種結果,因為他並沒有在書裡解釋要如何欣賞書法,附上那麼多的圖片積成厚厚一冊,不如給我們一張故宮的門票自己搭車到故宮看古人的墨跡,再附上一個導覽人員,我看也差不多書的價錢。

    我倒覺得這本書的最根本寫作目的就是變相的廣告文宣,他一再強調學書法一定要找老師,沒有找老師學絕不會成功,因為他沒有看過自學成功的案例,並附帶說明連王羲之這麼偉大的書法家都有老師教他,我們這些平凡人沒有老師怎麼可能學得好,雖然我的邏輯觀念非頂強,但這樣的推論法似有謬誤,拿出一個不怎麼好的例子後他開始批評坊間普遍書法老師的教法錯誤,再花很大的篇幅來告訴我們他是怎樣教書法的。

    其實也沒有什麼獨到之處。

    文中他說曾到某位名家家裡請教怎麼落款部局的問題,兩人天南地北聊了兩三個小時,最後那位名家跟他說:「請多參考別人的作品。」他說這次經驗讓他對「藏私」兩個字有很深的認識。

    整本書沒有中心的架構,翻來翻去我看不到什麼精闢的解說,算不算是一種藏私?看完這本書讓我對「打廣告」三個字有更深的認識。

    他說寫書法關乎毛筆的物理學原理,看到這裡我想說還有希望,沒想到他丟出一個粗體字的物理公式:

=重量X速度

    他用此公式說明要有「力透紙背」的感覺:除了下壓,更在書寫的快速,不管斜線字他說的對不對,這個物理公式請國中生來看都知道是錯誤的,所以我不覺得這不是本出自心血的書。

    作者建議在學習書法前可以去看看書法史之類的書,還特別強調要挑那種「沒有作者主觀偏見」的版本,早知道我在書店可以多花點時間翻這本書,看到這句話我就絕對不會買下它了!

    但我相信近期他的書法班人數應該是頗熱鬧的。

    算他有良心的一點是,他很明確地在書裡說就算看完這本書,你也不會真正學會怎麼寫書法,看到這裡,我想很多人,特別是家長會趕快跑到他的教室報名去也,像我這麼鐵齒的人,把書蓋上自認倒楣。

    寒假,我遇到一位很有意思的人,他是我爸在元培的同事,大家都叫他Jack,會遇見他是因為我爸怕羽球打不贏我,所以請他這位同事來修理我,說到這位Jack,年紀大我爸一兩歲,是學校羽球社指導老師,N年前清大梅竹賽的四大金剛之一,和他一較之下輸得淒慘,不過他事後告訴我他的最強項還不是羽球,而是寫書法,在高中時代他的墨寶就有三千塊的水準,之前父親過世他寫了一幅《心經》,現在掛在某座寺廟裡面,又再之前有人想把他的作品拿去裱褙,裱褙店老闆看到就說想要以九千塊買下來,不過Jack嫌價格太低並且不合適就拒絕了。

    Jack的「神蹟」讓人神往,這樣動靜皆宜的人真是讓人羨慕呢!後來Jack跟我說他是新竹中學畢業的,竟然是我的學長,這一下真是親近不少,原本我還在猶豫要稱呼他老師還是伯伯,他一表明也是竹中人我立刻叫學長了,他聽到我對學書法有興趣感到驚訝,並拍胸脯保證要傳授我他的精髓。

    隔天Jack學長拿了一本資料給我,是一本「九成宮醴泉銘」的描字本,裡面清清楚楚寫明每一筆畫要怎麼寫,字裡的架構如何,是偏左還是穩當置中……,他說這是他師父的師父,當時在竹中的他瘋狂練了一個月的九成宮醴泉銘就去比竹縣當場揮毫大賽拿了第一名,可見這「師父」真是大有來頭,不過Jack學長勉勵我最好要持之以恆地練習不要間斷,但也別像他那時玩書法一整頭就栽下去連學業都不顧了,學長說每天練習持續一個月,會有小成,真是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Jack學長對我傾囊相授,我當然不會辜負他的期望,後來他也給我他的手機號碼,說假如要約他打球或是請教書法隨時都可以CALL他,令我感動不已。

    後來我發現連我爸都沒有他的手機號碼。

    從每場羽球賽中,學長也指導我羽球和人生的關聯,因為之前比賽我主要都被安排打單打,我的「個性」也比較適合打單打,也相對的不太能和隊友配合,雙打不管跟誰配都會輸很慘,學長跟我說,打雙打其實就是在測試你的人際互動能力,當你放了個小球就準備要上網,並放心地把後排留給隊友,這之間是需要心靈上的默契和充份的溝通,學長看了一場我和我爸搭的雙打跟我這麼說,然後他也說看得出來我和我爸都比較屬於「強勢」那一方,溝通上不太OK

    我真覺得Jack學長太厲害,從羽球和書法中,他獲得很多關於人生的道理,所以不管跟什麼年齡的人對打、打什麼樣的比賽,都是笑聲一片的。

    我認為學長把我當做徒弟看待,除了不藏私之外,他也告訴我關於他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去,他在清大念研究所時期曾經壓力大到掉光頭髮,因為那時清大發生「王水事件」,肇事者洪曉惠和他是同一個實驗室的研究生,一夕之間風雲變色,學長和我說起這段往事時,臉上不見笑容,我也跟著他難過。

    遇到Jack學長是我寒假最大的收穫,他對我而言不只是貴人,也是一座好大好大的礦藏啊!

    我爸看我跟學長很有得聊,從旁插嘴要學長勸退我當兵的想法,不過學長一派輕鬆地告訴他:「我這學弟很有想法,他已經可以完全做自己人生的決定了。」聽到學長肯定的話語,真是莫大的鼓舞,只見我爸愣在原地,他一定很納悶怎麼他請來的「打手」一下子就變成跑到我陣營了。

    學書法之路,有一小失和一大得,我真心原諒這本廣告文宣了。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慕大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