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測完手榴彈投擲後,我的心思陷入焦慮的亂麻之中,我一直想著鑑測打靶的事,下午就是我們新訓最後一表射擊。

我們午休到下午一點十五分,勞排便廣播起床,因為同時有六個單位也在鑑測,靶場使用有固定的時程,這天我沒有真的午覺,只是把眼皮閤起,反覆思想這一路上打靶的心境轉折,雖然人躺在床上,我的心神已悄悄在靶場暖身了。

勞排把部隊帶進鋼棚,所有人置板凳坐下,此時,靶場恢復了第一表射擊時的嚴肅,就如勞排說的,部隊帶出來就是會比較,每次打完靶那天晚上,卓飛虹都會告訴我們合格率多少,在所有鑑測單位中排名多少,從第一表到第五表,我們都是成功嶺2190梯的第一名,合格率最初只有85%,到第五表射擊,已經提升到98%了,滿靶率甚至還有83%。

「洞兩夭!」卓飛虹在鋼棚前叫。

「有!」

「這次是最後一表射擊,之後你不一定有機會再打靶了,」卓飛虹說:「士官長要求得不多,今天,你只要維持上一表的水準,打中四發,聽好,就四發!」

「報告士官長,我盡力!」

據說卓飛虹在家鄉部落是個傑出的獵人,打靶一直是他最在意的鑑測項目,經過這五表射擊,我們隱隱然把這份榮耀攬在身上,成功嶺第一,八成以上的滿靶率......,我們為了自己而努力,為了士官長的期待而努力,不需要「上營站」當做誘餌,我們一心想獲得最好的成績。

對我而言,打靶的意義遠超過這些,打滿靶的意義還包括對抗心魔的勝利,以及對同學的義氣。

「一號靶場公告,一號靶場公告,現在一號靶場即將進行實彈射擊,請無關人員儘速離開!請無關人員儘速離開!」連長拿著麥克風對著空曠的靶場大喊,我們的鑑測打靶正式開始。

「兄弟,這一次一起打滿靶喔!」阿德說。

「當然!」我說。

各人懷著各自的心事,我不停深呼吸緩和鋼棚中的壓迫感,為了榮耀,為了自我超越......。

「第九波射手就位!」連長喊。

這時我們第十一波起身換著防彈背心,並從第八波同學手中接過靶槍。

「加油!滿靶!」洞六夭對我露出肯定的笑容。

「一定的。」我說,一股熱流緩緩流向手掌和大腦,我又更集中注意力回想上靶台後的程序,那一夜,勞排從器材庫房拿給我的人形靶的質感,沒有溫度的塑料板,淡淡的塑膠味,我今天要在它身上打出六個彈孔......

「第十一波射手就位!」

我高端著槍來到第五靶位,方家佑給我一個鼓勵的眼神,我知道我今天不會再害他被連長罵了。

「左線預備!(開保險!)右線預備!(深呼吸!)」連長喊:「全線預備!(開始射擊!)」

人形靶從土地中升起,我再次將身體往前靠緊槍托,確認依托穩固,然後,緩緩地扣下鈑機,碰!我在心裡默數:「第一發。」

碰!「第二發。」後面的山壁似乎揚起一陣輕煙,我稍微將槍管壓低。

碰!「第三發。」

碰!「第四發。」人形靶前面的廢輪胎噴起一陣白煙,我又往上調整。

碰!「第五發。」

碰!「第六發。」

「關保險取下彈匣。」方家佑說,我關上保險,把空彈匣擱在一旁,這次,我比預定時間(30秒)早五秒鐘打完,一切進行順利,依托穩固,還能根據眼前的景象調整瞄準點,連看到尖銳的彈頭都不怕了。

「靶台報靶!」

「靶台報靶,6、6、6、6、5、6、5、6,報告完畢!」

「向左轉,下靶台,第十二波射手就位......」

我和阿慶都是五發,此時,心裡閃過一絲絲的失望,但再失望之外,卻是滿滿的踏實感,結束了,終於,結束了,打完最後一表射擊,我覺得新訓已經畫下了句點,卓飛虹的期待,我們的期待,都可以拋在後頭了。

「可惜耶!」阿德對我說。

「不會啦,每次打靶我都緊張得要死,打完今天這一表,感覺像是解脫了!」

所有人打完後,大家等待卓飛虹下來公布成績,步一連的成績。

「各位,這幾次打靶真的辛苦了!」卓飛虹從靶控室走下來,帶著感性的語氣說:「各位今天的成績很好,我們只有打一次,就所有人都合格了!」

鋼棚裡響起歡呼,但歡呼隨即停下,因為卓飛虹把大家的注意引到一個人身上──

洞兩夭。

「大家給洞兩夭鼓鼓掌,他今天打了......」卓飛虹對洞兩夭說:「我不是叫你打四發就好了嗎?怎麼多打兩發了呢?」

洞兩夭害羞地騷頭,部隊響起如雷般的歡呼聲,幾乎要把鋼棚給掀了,沒想到,洞兩夭在鑑測時打了滿靶,完全跌破大家的眼鏡,從沒有人想過這個天兵能打滿靶!我又想起和洞兩夭與洞拐六一起射擊預習的那個夜晚,從那個夜晚到今天登上靶場,洞兩夭為打靶付出多少努力呢?一個天兵竟然能在鑑測打出滿靶!那一刻,我衷心為洞兩夭感到開心,覺得比自己打滿靶還要感動。

部隊下山,打靶成績振奮了我們所有人,途中我們唱了十二首軍歌,所有人都扯開嗓門,「我有一支槍,扛在肩膀上,子彈閃寒光,刺刀閃寒光......」那一刻,我們的心是緊緊靠在一起的,行進中,我一直反覆思索那「五發」的意義,沒有滿靶,心裡並不全然是失望,雖然沒有滿靶,我仍是克服了心魔,仍是和我的同學共同織造美好的新訓回憶。

這個思索一直陪伴我到之後的受訓、下部隊,甚至到退伍,我想,人生每個時刻都可能留下遺憾,因著那個遺憾,我們更容易想起當時發生的事和人,我在新訓留下一個「五發」的遺憾,這個遺憾將永遠提醒我──在我青春正盛的某一年,我曾經那麼執著,那麼努力。

    慕大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