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召員鬧轟轟地進來,我們引導他們坐下,坐定後,我把第一道菜「涼拌大四喜」上手,一手一盤,待要上桌時,「召員夥伴,不好意思讓一下。」我說,召員讓出空間讓我上菜,此時一隻手伸進「涼拌大四喜」中,拎出一片叉燒肉。

「唔!好吃,這絕對不是國軍做得出來的味道。」

「這個營長真小氣阿!平常給我們吃餿水,最後一餐才辦加菜,現在軍人那麼有錢,我以前幹過預財,叫營長拿主官行政費出來天天辦加菜,也不會少掉一塊肉。」

「對嘛!我們才待一個禮拜,一個禮拜是能花多少錢阿!」

召員你一句我一句,我聽了心裡有點氣憤,沒想到這種高規格的加菜對他們來說才是正常的,嘗到了甜頭就開始數落過去,他們不知道平常我們吃的是什麼,也沒想過辦了這次加菜,未來幾個禮拜我們這些留在營區的幹部又要吃些什麼,這幾天哪一次給他們吃過滷豬腳?哪一次給他們吃過清炒青江菜?

我沒有參與他們的訓練,不知道這禮拜成功嶺教給他們什麼,在我眼裡,他們現在只剩下口腹之欲,吃了一個禮拜的小加菜,還很清楚地知道要挑剔。

一桌分配到六道菜,菜都上齊後,康勇太走上台,手裡擎著高腳杯,高腳杯裡盛裝黃色的液體,應該是桌上的蘋果西打,徐宇晨學姊把麥克風交給康勇太。

「各位召員夥伴,這一個禮拜真是辛苦你們,營長我阿,知道各位都是社會的中流砥柱,大家拋下手邊工作、老婆和小孩重返陰間(康勇太在這裡停頓一下,但沒幾個人發笑,召員嘴巴可忙碌呢!),不逃避對國家的責任,營長我覺得實在難能可貴,因此,決定在最後一天晚上辦加菜,犒賞大家的辛勞!軍中不能喝酒,我就以蘋果汁代酒,向最辛苦的召員夥伴們敬上一杯,我們乾了!」

聽到乾杯,狼吞虎嚥的召員才把注意力轉向台上的營長,「乾啦!」「呼乾啦!」此起彼落,康勇太喝完杯裡蘋果西打,徐宇晨又再遞上一個新的高腳杯給營長。

「今天是最後一個晚上,明天我們就要各奔東西了,希望召員夥伴們能感受我們這一個禮拜的用心,請記住,從今以後,成功嶺就是各位第二個家,以後如果有空,非常歡迎各位回到成功嶺看看我們這些老朋友,也希望大家別忘了我們這一個禮拜共同創造的美好回憶,再把你們的杯子斟滿,我們一起說聲珍重再見,一、二、三……」

「珍─重─再─見─」

我倉促地喝完小碗中的佛跳牆,心想康勇太這話不是給我們找麻煩嗎?還回來找朋友嘞!回來陪老朋友啃豬腳嗑青江菜嗎?如果哪個召員有那份情義回來還能陪我們吃一天餿水一樣的伙食,我真的願意認他當朋友!

珍重再見後,康勇太請幾位旅部的長官上台致詞,但他們都坐在台下用餐,搖手婉拒致辭,這些長官大概知道這些「外面來的人」喜歡單純吃吃美食,把加菜搞得像小學運動會的開幕式可能會惹惱這些召員,還是省話的好。

致辭完後是卡啦OK時間,徐宇晨把台上設備調整到定位,投影燈一亮,屏幕上播放張雨生的《永遠不回頭》,據說是康勇太的拿手曲子,我知道有人不喜歡康勇太的強勢霸道,暗地替他取個綽號叫「胖虎」,但康勇太開嗓,歌喉一點也不馬虎,中氣十足地唱完這首高難度的歌,也許是歌曲和召員時代相近吧,唱畢,博得召員熱烈的喝彩。

我跟野狼哥說:「我覺得康勇太假如撐不到二十年終身俸,退伍可以去當歌星阿!雖然外形不優,但唱唱企業的春酒尾牙應該沒問題的。」

「說得也是,會唱又夠油,康師傅本色。」野狼哥笑說:「就祈禱他遇到召員當他老闆,然後,那個召員沒有忘記今晚的加菜,加得可是台中知名的女兒紅哪!」

我們吃完便離開鬧轟轟的餐廳,先出去清洗公用的擺盤,等召員吃完再進去第二趟收餐盤碗筷。

「三個月前我們通信連辦加菜,你們營長也有來。」通信連的支援弟兄說。

「加菜是『呷好道相報』的活動嗎?」我問。

「當然囉!一個地方打牙祭,多幾個長官來搭伙有什麼好奇怪的,部隊就是這樣阿,永遠不差一個人吃飯。」

「那也要看那個人的階級吧!」

「這麼說也是。」

我把召員伸手拎叉燒肉的事告訴野狼哥。

「我實在很難過,我們做得這麼累,這些召員卻只想著自己吃得好不好。」

「喔!現在是你在同情自己囉?」野狼哥說:「不要同情自己,特別是在當兵這個時期,你會永遠同情不完的,我忘了哪個地方說過這句話,『同情自己是下等人的行為』。」

「好啦!我只是小小抱怨一下,別跟我認真。」

「在這些腦袋簡單的召員心中,所謂吃的『好』與『壞』都是對照出來的。」

「對照?」

「沒錯,他們只能『相對地』去思考事情,其實不只是他們,很多人都這樣,」野狼哥說:「如果我是營長,我一開始就會叫營站大姊把營站關了,讓她休息一個禮拜,然後,命令伙委叫一整個禮拜的豬腳、青江菜、胡蘿蔔等比較廉價的食材,就這樣吃一個禮拜,等到最後一天,再給他們加一根雞腿或是焗大蝦,這些召員肯定會感激到涕泗縱橫,我記得這就是『邊際效益』的應用,咦?學弟,你不是學經濟學的嗎?」

「這麼說很有道理,比起營長這樣平日弄小加菜,最後叫外繪,你的做法肯定會更讓人感激,不過,我總覺得這其中哪裡怪怪的。」

「哈哈哈!因為……」野狼哥大笑說:「因為我他媽根本跟營長的形象兜不上阿,我這麼搞一定會被召員挑毛病,挑到申訴電話打不停,儘管我的吃相比起康勇太實在好上太多……」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教召 加菜 申訴
    全站熱搜

    慕大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