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蛤仔怎麼利用天山測考來整待命班?」

「說到這個,故事可長了,」游勝銘說:「上個禮拜,蛤仔說要待命班和通信連一起演練暴民入侵,他指定幾個通信連的身上貼暴民字條,從外面闖進來,我們就要上去把他制伏......」

「聽起來好像玩鬼抓人。」

「對,就是鬼抓人,但你要知道,全副武裝鬼抓人一點都不好玩!」游勝銘繼續說:「第一次,抓到暴徒,沒事,第二次,抓到了,但另外有一個人偷偷摸摸地從另一邊走進來,然後在安官桌上放了『炸彈』的字條,幹!炸彈耶!那時的安官是阿嘎,阿嘎傻傻的,人家闖進來沒有發現,繼續寫他的大兵手記......」

「然後呢?」

「然後我們所有人就被蛤仔處罰伏地挺身,全副武裝。」

「我聽完身體就好累了!」

「蛤仔就只敢在歐雲朋休假時候搞我們,說這就是精實,國軍要的就是像他這樣精實的士官長,我聽他在放屁!」

「就不知道他下次天山測考會玩什麼花樣?」

「最好是我跟老大的假排一樣,這樣我就不會被蛤仔整到了!」

「想得美囉!」林寶吉說:「待命班就十六個人,一次最多放兩個,你想太多了!還是祈求早點退伍或是調回原單位比較實在吧!」

我們在嶺東夜市逛了一陣,買自己要吃的,最後繞去迷唇姊買歐雲朋要的菁仔,就回成功嶺了。

 

每天下午六點,安全士官桌會公布今天兩兩到隔天兩兩的哨表,今晚我執洞兩洞四夜哨,凌晨一點半,我起床換著全副武裝,接近四十分到安官桌,待命班規定上哨必須由哨長帶到大門。

我在執勤簿上簽名,與上一班哨長做任務交接,夜哨通常沒有什麼事,兩人互相問候「辛苦了」便分開,凌晨的大門涼風習習,和在二營站夜哨是完全不同的體驗,在二營站哨,我一定會帶上電蚊拍,成功嶺的蚊子性喜在夜晚覓血,安全士官一交接完,蚊子成群出動狩獵新鮮的祭品,站哨久了,知道蚊子的巢穴在哪,腰部以下,只要是有陰影遮蔽的地方,都是牠們躲藏之處,一上哨,我會先搖晃整個安官桌,然後拿電蚊拍在桌底來回掃動,劈劈啪啪,幾點白色光亮爆響十幾秒後,響聲漸熄,才算完成上哨清理工作,查哨官走後,如果還有精神,我會走到軍械室前,把電蚊拍一一探進門口滅火器儲藏箱裡,那裡的蚊子最濃最密,爆響聲可持續二十幾秒,總之,電蚊拍絕對是夜哨良伴,趕蚊子也趕無聊,上哨可以不配戴警棍,絕不能少帶電蚊拍。

站大門夜哨就沒有打蚊子的樂趣了,我們不能帶電蚊拍(帶了也沒蚊子可打),只有配帶警棍,警棍拿來電暴徒用的(退伍前我也沒有遇過任何一個暴徒),站大門夜哨很有禪味兒,需要充份使用全身的感官,八月底,空氣中淡淡的桂花香,我知道是附近知高圳的桂花開了,飄進了大門,馬路上沒有人車,眼中的一切彷彿都在僵硬、沉睡,唯一會動的就是隨微風款擺的樹,我知到它們也在睡覺,我站哨也是保護它們不被驚擾,站哨時,我常常想起高中地理有關熱帶地區的那一句話,「夜晚是熱帶的冬天」,用在這裡再合適不過了,誠然,唯有經歷白天全副武裝加持的酷熱溽暑,夜晚的涼風才會深深地沁入肌膚,卻不引起寒意,感覺涼風是吹進每一顆細胞的被縟,再輕柔地幫他們把涼被蓋上。

站夜哨是最適合閒思的時候,以前在營上覺得夜哨艱苦,因為忙碌一整天,晚上還要中斷睡眠起床站哨,起床時一一細數旁邊一整排呼呼大睡的人,噢,他總是揀兩兩兩四最輕鬆的來站、他兩天沒站夜哨了、他一個星期沒站哨了、下部隊到現在竟然沒看過他站哨......,後來,我發現夜哨通常是由階級低和資淺的人來站,雖然知道這不公平,但也沒多說什麼,在待命班雖然幾乎天天站夜哨,但我非常欣然認可這項勤務,因為床上每個人都會被中斷睡眠,不是起來尿尿,而是換裝站哨。

我常想起一個問題,為什麼在營上我無比討厭戰備週,認為它空轉生命,但在待命班,明明每天都過著戰備的生活,卻不覺得特別討厭?究其原因,營上的戰備任務為「應付」而設,人員集合完旋即架槍解散,忙各自的業務和公差,留下四員槍彈哨,非槍彈哨的人員也不得輕鬆,因為督導一來,又要放下手邊工作換全副武裝趕回中山室,也就是說,一整個禮拜,所有人都在注意力反覆轉換間度過,這就是營戰備最累人、最討人厭的原因,反觀待命班的戰備任務,因為名副其實,各人不用負責業務和公差,就算打混,也能專心致志地擦槍、演練CPR,站哨完全公平分配,所有人都得經歷烈陽的淬煉及深夜涼風的吹拂。

這是個有階級卻平等的地方!

「阿兵哥!早安,欲睏去了阿?」

我被機車的喇叭聲驚醒,定神一看,兩個穿黃色上衣的阿婆騎機車直接進入營區,猶豫要不要追上去攔下她們或是通報戰情室,阿婆的機車已遠,我想起這身黃色上衣是替代役外包廠商的制服,替代役沒有自己的伙房,膳食全靠外包,黃色上衣的阿婆照三餐進營區幫他們煮飯,想到這,我鬆了一口氣,再看看時間,洞三四洞,下一班哨長也差不多要來接哨了。

為什麼規定洞五三洞前車輛不進不出,這些阿婆還能長驅直入成功嶺?因為每天進來煮飯的幾乎是同一批人,攔下這些黃衣服的只會被嫌囉嗦,乾脆直接放她們進去,我們咬定國防部派來滲透的人員沒這等心機(退伍前倒真的沒有遇過)會在凌晨偽裝成外包廠商,才敢瀟灑地放行。

這個就是待命班不能說的秘密了。

 

    慕大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