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DEAR MAY:

    真的很抱歉我也不知道在這麼多年以後,要怎麼稱呼你,依稀記得在你國中英文課本上你用娟秀的字體寫著你的英文名──”MAY”,後來你可能換了另外的名字了…此刻的我想這樣稱呼你。

    就算讓我再回到國中那青澀的時期,我也不敢相信在你嬌小的身軀裡居住著這麼一個超齡的靈魂,你一直待我很好的,偶有小女孩的任性我並不以為意,在多年之後,就別再拿這點芝麻綠豆來自責了。我羨慕你出生在一個神仙家庭,自小就一副仙風道骨的,未經世事紛濁影響的年紀,要相信一個美好的世界是多麼地容易啊!你要感念你的爸媽在風雨如晦之時,溫柔地摀住你的耳朵,輕輕地哄你入睡,就算千瘡百孔了,也要笑得很恬淡、很和悅……我不知道你是何時開始接受老克的理論的,上次逛書店時我找來一本克利希那穆提教導生活的書隨手翻看,只覺被一股清新詳和之氣籠罩著,細節內容我忘得差不多了,不過封面那張老克啜著咖啡,身在淡雅盆栽旁的意象深植我心,有人生導師是很幸福的,子曰;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在你不滿意的這個世界,老克的思想可以成為你依藉的浮木,你爸媽希望你擁有的是平凡的幸福,一直是的,所謂不會增值的房子不該是個諷刺而讓你困擾,所幸最後你們都走出來了,走出不值一晒的世俗價值和封建期盼。只要有信仰,何處不可為家?

    曾有一段時間我也質疑過你捨竹女念關高的決定,聽同學說是你父母不希望你身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中,後來你們舉家搬到關西小鎮,同學會也不見你的身影了,我們的緣份究竟是如此薄弱,偶爾和同學聊起你也從無回應,國一那年運動會班上的合照我一直放在新竹的抽屜裡,好吧!那就把所有有關你的回憶塵封在那一幀相片中吧,那也許是我們這生少有真心的笑容,有微風輕拂著你的頭髮,不由得你我懷念。

    儘管我不喜歡FB,它畢竟讓我們在多年之後又在看似極不可能的機緣之中連結起來,我看見唯靈的你在我偌大的友情光譜中閃爍著恬淡、溫和的光芒,也是你成為我實踐自己信念的最好理由,請別懷疑我前半段的生活有多麼地庸碌、萎靡和賴皮,這不是光讀經典就能改變的,只有理念沒有行動,只會讓那些經典蒙羞,你的老克式生活風情我藉由網路這個虛擬介面領受到了。所以我關了FB,向更內在的自己再次扣問,那是我自從高中畢業後失去心靈導師後就沒再做過的事了,在某些層面,你和老克也是我的心靈導師。

    和你那段時期頻繁的交流很是愉快,就算現在因為別的事比較忙碌,每每夜幕低垂,還是會想起你教誨過的推腹養生法,你仰慕的中里巴人的著作《求醫不如求己》也一直端放在我狹小的書架上……彷彿是轉世般,我們藉虛擬介面又再次認識,因中醫而結緣,因追求生命純粹而交心。

    最近的我不再那麼唯靈了,為的什麼?為了一個交代,給那些愛我的人一個不是敷衍的交代,美好的生命是長久的內向索求也是靈魂的氣質,經過那段和你頻繁交流的時期,我不擔心了,這些美好的想望已賦形在我日常生活之中,我現在該做的,莫過於再次回到軌道上,做一個可以讓師長期望甚高的好學生,一直以來都是這樣被訓練的,我能應付裕如,先前擔心的本心失去之慮也不足為掛了,因為我有成群的經典和若干如你優雅的友朋。

    你的二十歲生日,想想你遠在山嵐繚繞的關西小茶村,幾乎與世隔絕了,要送你一塊大大的蛋糕為你唱首生日快樂歌亦自不能,你的生日我忘了好久好久了(慚愧),前些日子藉由網誌的朋友追蹤才找到你的文字小園圃,依然地平淡清新,沒想到陰錯陽差剛好是你的二十歲生日,遂在你發的文留了一小段話……我是衷心祝福你的,或許在煙嵐中不食人間煙火的你生疏太久忘了那單純的相處模式,我不會怪你,也不希望你走了向後退的路,用蟄居代替超越。

    李賀詩<五月>”回雪舞涼殿,甘露洗空綠這是個每好的月份,五月,承接了春之生發,這是你在中醫理論讀過的,接下來長江下游的梅子黃了,長長的雨就要下了,請別說你的好心情就停止在生日的昨天,莫言見我的勇氣就要被澆滅的屍骨無存了,請將你最好的狀態停留在美麗的五月,MAY,你的名是無關風月的美麗隱喻。

    最近常聽一首歌,如果有機會再唱給你聽聽,那是張韶涵的<看得最遠的地方>

我要去看得最遠的地方
和你手舞足蹈聊夢想
像從來沒有失過望受過傷
還相信敢飛就有天空那樣

 

    可以看得最遠的地方在哪?我想我們都有解答了,在不遠的未來,任何我們相會之處都可以是看得最遠的地方,因為我們的信仰讓我們可以看得遠,也希望那時的你充滿著活力和自信,能手舞足蹈地同我分享你鮮少向外人道的夢想……

    祝福你!

 

謝凱文  05062011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慕大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