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當初我有答應柳阿筑要跳財夜啦啦,不然現在我一定會傷心死!

    練了很久的財金之夜大一啦啦就在五月八號晚上九點四十五很圓滿落幕了,學長叮嚀我一表演完就回去休息,原本想說要搭夜車下台中讓簡老師痛哭流涕一下,不過想想簡老兒應該早就在打著鼾了,這麼做也沒啥意義,最可惜的還是沒有和一起走過財夜的大家去馬辣吃慶功宴,後來想想,第一、時間上不允許不在話下,第二、隊長在比賽前一週說飲食上要多攝取碳水化合物,而嗜吃到飽如命的我在星期三啦啦練習完還和我們這組的電梯去吃魯山人,真是一大過矣!眼巴巴看大家興高采烈去吃馬辣,算是小小的懲罰

    四點我就離開男宿,搭上學長的摩托車前往北轉搭統聯,整個沒睡飽!心裡還有著馬辣的殘念,想當時大家可能正睡的酣甜呀,在北轉隨隨便便買了早餐塞完就在車上睡了,統聯的車真的很難睡舒服,躺椅沒法壓很下去,一開始空氣流通不好又有點熱,我就脫到只剩一件台大吊嘎輾轉反側……學長顯然睡得比我更不好,旁邊那位中年男士不知哪根筋不對明明後面有位置偏偏要擠到SIZE很大的學長旁邊坐,我還有輾轉反側的餘地,而學長只能俯仰之間,已到台中,悲哉悲哉!!

    早上十點半梁兄(kevin/政治會長大人)比鏈球,陪他到比賽場地聊天消緊張,發現丟鏈球的人都很大隻,就是我站在他後面會被完全擋住那種大隻,梁兄可能被震懾到了,第一丟不太給力,第二丟踩到線被判失誤,第三丟也沒達到預定成績,原本想在場邊幫梁兄吶喊一下的,當天太陽又大又毒,我只不過曬了一下就被簡老兒差人給叫回去休息區:簡老師叫你不要晒太多太陽……當下我想起葉問和金山找在葉家內打鬥的橋段,心裡噗嗤一笑。

    下午就換我比標槍了,有子銘學長用新學到的暖身法幫我鬆肩膀,我以為我可以如魚得水得到滿意的成績,在檢錄處時被一個手臂綑得像木乃伊的成大選手搭訕,他說他是之前在小巨蛋旁辦的田徑錦標賽標槍亞軍,我不知道在比賽前他告訴我這幹麼,可能是要嚇嚇我吧!但當時我超有信心的,想說等等讓你看得目瞪口呆。

    乙組的標槍水準和甲組落差挺大的,乙組選手真如學長所說很多都用蠻力在丟,所以很多人手臂都綑得像木乃伊似的,都是單吃手的力量受傷受傷受傷,看了一輪覺得對手的姿勢不怎麼樣,不像甲組的弓身、挺腰、踩地都做的很好,不過再看一下槍的落點我就呆了,這麼不規矩的姿勢丟得還滿遠的!

    比賽時我就把學長教的東西都忘光了,唉~像我這塊材料應該去打張三丰太極拳的,臨場什麼都忘光光最好,無招勝有招,穿著台大隊服還被電假的,看看成績,嗯嗯!高二的水準,這一年都在走回頭路……簡老師可能會這樣做結論。

    沒有進決賽,我就想立刻回台北了,想到後天的會計考就有點,但簡老師希望我把比賽看完,這也算是一種風度,在看決賽時我腦中想著這一年練這勞什子的標槍好像沒啥屁用,比較多的時間好像還是和兄弟們吃肉喝酒聊色情…,辜負學長一片苦心,還穿著光彩照人的台大田徑隊服,心中頓時萌生退意,不過就在我看到明新大學那位仁兄丟了神來一支的六十一公尺封王之後,對著看台那位戴著墨鏡的中年女性大喊:老師,我辦到了!……並高興地大叫大跳,心中的退意又散去了。

    那就和你沒完沒了吧!我是吃定你了!

    後來我發現我的右手臂肌腱好像拉傷了,如果說是這三擲丟太用力不太可能,因為暖身很充足且之前從沒發生過這種事,應該是最近用手量有點大,啦啦舉人甩人都當做吃飯喝水沒在保養,回去之前我跑到醫藥組請他們幫我包上一包冰塊,一時我想起學長的anniversary,他每年都會慶祝這個很特別的日子──身體部位重大運動傷害的周年,學長因為先前不懂技術都吃手臂力量,右手臂韌帶鬆鬆的,想到我就不寒而慄,最近應該還是要乖一點別亂動比較好,我可真不想慶祝什麼anniversary……

    在比賽時我遇到念中興大學的高中同學H,他很熱情地來看我比賽也說要帶我去吃好吃的豆花,同學太久不見突然變得很親切,話說高中我並不是很喜歡他呢!唉~高中時心眼兒真的小的可怕呀!H騎著機車帶我去吃好吃的豆花卻沒有開,改吃興大對面的一家冰店,很好吃不過太甜讓我猛灌水,就算多年不見,聊的話題還是很男校,先關心一下彼此的感情生活,接下來就換他把我當成諮商師問東問西了!哈哈……身在女生比較多的系原來還有這種收穫呀!

    吃完冰H又帶我去一中街吃滷味,原本想帶個碳烤雞排回去吃的,但因為滷味太貴讓我停止這念頭,一中街真的是很神奇的地方,下午兩三點就有傳制服的學生走來走去了……

    感謝H同學熱情的招待,早日脫離單身吧,轉學考也要很努力呦!:)

    答應老爸比完賽要回豐原看一下阿公阿嬤,於是我搭上區間車來到豐原,公車上好多好多豐商的學生耶!而且絕大部份都是女生,我覺得她們看起來都很單純、沒有很多的包袱,想笑就笑、想倒頭就睡就睡了,觀察車上的豐商小女生們,讓我想起高中國文課本的一首新詩,好像叫海岸線吧!作者也是觀察穿著制服的高中女生,在那時只會被我們誤認為是怪叔叔、癡漢,到現在才知道他被冤了很久!早上到台中車站看一群中女小綠綠上學,下午同豐商同學們一起搭公車放學,喔!那是多久以前的日子啊!

    回到阿公家我簡直快累翻了,倒頭睡到八點,也沒和阿公講什麼話,很不應該,睡覺時外勞以為我要住過夜,七點半一如往常就要拉下鐵門了,卻被阿公罵一頓說我還沒離開怎麼就要關門了,外勞應該被罵得很莫名,心中想我打擾到他們的作息了,匆匆和阿公阿嬤告別就飛車直奔台北。

    看一下表,現在是凌晨一點十分,好累好累,但我有一件事要說說,台大田徑隊的隊服是螢光綠色的,在任何地點都很亮、很顯眼,代表我們披著學校的光輝、不能做壞事,但在我拖著疲憊的腳步走出公館捷運站進入舟山路時,我這一身的螢光綠馬上相形失色囉!

    ──看到系上同學正在和男友激情擁吻,謝謝幫我結束這悲慘的一天!

<附上超棒的財金之夜LALA連結:http://www.youtube.com/watch?v=MlO9Bwo8AnE&feature=player_embedded#at=214>

    全站熱搜

    慕大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