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是飆車南下台中,我比預定時間晚一個半小時才到大媽家,車少的道路都催到八十,風把臉吹得麻庳、把聽覺吹得麻庳,手機塞著近十通未留言來電,卻渾然不知,但我還是全神貫注地駕駛,濛濛細雨降在銅鑼田間,鷺鷥不待歸家的景象真美,卻駐足不得,心裡念著的,是那堆積如山待我處理的食材和等得焦急的同學們。

很順利沒有走太多冤枉路就到大媽家,他們以將我吩咐的高麗菜脫水瀝乾,鮮蝦腸泥去畢,等待我的下一步指示,實在遲到太久,我連沾滿塵土的臉未及清洗,立即開工。

晚上我打算煮的是阿貴老師上周教授我們的新竹肉圓、咖啡涼糕,和第一堂課學的燒賣,外加我在食譜學到的拿手菜─肉骨茶。幸好我在飛奔台中的途中有在思索作業的環節,不然,一團混亂之下恐怕弄到十點肉圓都還沒有拿去蒸呀!

也多虧同學們身手很了得,前置作業很快完成,悟性也挺好,教導包肉圓、燒賣的訣竅一點就通,「皮薄餡多」的原則把握不錯,不到七點,包出來的燒賣幾乎消失殆盡。

從國中開始我就好喜歡家政課大夥一起做菜的那種感覺,有句老掉牙的話是說「認真的男人/女人最美麗」,當天出席了三對情侶,我刻意營造出家政課的感覺,並確信在共同做菜的過程,他們彼此的感情會更加深厚。

這和一起念書的差別何在?我覺得做菜和念書相比確實難了些、新奇些,念書成果投射在各自的未來,但一同做菜的成果卻投射在那若有似無的家庭概念,是兩人可共同分享的。

世芬老師說:「這個社會阿……女人要學著堅強,男人要學著溫柔。」因著這句話,我選擇在這暑假向名師求教,精進自己的廚房工夫。

今天做的菜我都有在家裡預演一次,沒有發生重大的差錯,也多虧大媽重視我的需要,竟特地去買了一個新的磅秤,不然,肉圓的皮肯定又稀又薄,難吃至極。

唯一可惜的是在熬煮涼糕時竟然發生了燒焦的慘劇,全部的涼糕都嘗得出苦澀味,辜負了大媽提供的高級星巴克咖啡粉包。

幸好,這只是八人歡樂家政課,不是廚師檢定的考場,「臭灰搭」的味道留在舌上難以散去,大家憋著氣硬是要捧場咖啡涼糕,Rose還很阿沙力帶回家和家人分享。

肚子滿滿的,我們都笑了。

也許會想問:未來,還會有幾次像今天一樣的家政課呢?我很肯定地認為這絕不會是最後一次,心底同時悠悠地讚嘆:身為大學生,真好!

我們在向心路口分道揚鑣,在等待紅燈時,我忽然想起這是Rose出國交換前最後一次見面了,連忙逆向回頭和鍾愛的妹妹話別。「好好照顧自己。」人生至今經歷幾次大別離,結論出這才是最溫情、最實際的語言,更剩於涕泗縱橫,最後幾個月,留給她我的文字、我的人生哲學,在今晚,也留下我燒的菜,一位很真實的哥哥就住在她心裡超越人生象限的所在,任何型式的道別,都是很多餘、很多餘的了。

於是我不顧老高在後頭的呼喊,加速駛向黑夜的心臟,兀自搏動著的,是哥哥對妹妹最真切的關心。

晚上我在台中阿嬸家過夜,因怕驚吵到住在豐原的阿公阿嬤。和阿嬸約在中興大學誤近的全家便利店,等待時我驚覺沒有帶到換洗的衣物,這次,又要麻煩阿嬸給我新的毛巾和牙刷了,當然還有堂弟「買太大件」的衣服和褲子。

現在主要是阿嬸在看顧阿公阿嬤,偏偏他們的「孩子性」在這時犯得特別嚴重,回到家,我稍事清洗後,開始聽阿嬸的心底垃圾,很想給阿嬸適當的回應,但那時的我腦袋開始混沌,像攪拌成糊狀的肉圓皮,畢竟專注兩個半小時的飆車加上緊接著煮三小時的菜真的太操,到後來我只能象徵性地應聲,將近凌晨一點不得不繳械呼呼大睡去也。

因睡得深沉,隔天八點就自然醒來,但為配合堂弟的作息,我還是陪他賴到十一點才起床吃早午餐,要做到這種境界只要釋放一點「墮性」,一點也不難。

接下來一整天阿嬸就熱心「全程」陪伴我們,先是吃臭臭鍋,後去參觀新的台中圖書館,最後到麥當勞吃點心我才騎車回豐原阿嬤家。因為有「全程」照顧,我和堂弟沒得講大學生的語言,憋了一整天,真是有夠難受。()

不得不說說台中圖書館,那真是非常驚人的觀光勝地(),建築本身非常前衛,人潮湧現,屬於圖書館那份寧靜不復存在,內部設施是我見過最先進的吧!全館的電腦應有三間網咖之譜,有多媒體互動設施、博物館等級的收藏……整體環境非常舒適,因為人潮洶湧,我也沒有看書的打算,找了個空沙發坐下,先是利用館內無線網路和阿霞line了幾句:

「親愛的,哥在這過得很好,毋須擔心。」

可能是館內二氧化碳濃度真的太高,不一會我就靠著舒適的沙發沉沉睡去,直到我被管理員叫醒為止……心裡納悶不已:為什麼圖書館裡不能睡覺阿?

我在五點半作別喧囂的台中,駛向豐原的路上,車流漸漸散去,我的速度卻愈放愈慢,原本四十分鐘的路程騎了將近一個小時,心境彷彿是大浪沖蝕過後的海水,在下一波大浪來臨之際,沙礫像又輕又薄的雪片紛飛、掉落,堆積在心底,厚厚的那麼一層……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慕大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