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翔嫂看到我們也起床,會走回屋中,領著我們到廚房,「示意」要張羅早餐給我們吃,我們都說不用了,怕累著她,說帕瑪和帕香蒂有準備,我們走回生態村,帕瑪和帕香蒂完成了清晨的靜坐功課,在廚房烤麵包、煮五穀湯,打開屋門,空氣是暖的,還攙著烤焦麵包屑的香味。

「三種口味,香椿、核桃和榛果,自己來,別客氣,」帕香蒂說:「瓦斯爐上有五穀奶,喝不慣旁邊還有熱豆漿。」

麵包都是帕香蒂和帕瑪做的,這也是生態村主要的收入來源,帕瑪說因為她們吃的是全素,製程中麵包不加蛋,麵包出爐後,香氣跟有蛋的麵包沒什麼差別,都是香氣蒸騰,溫暖了這一方冷冽的小天地。

生態村的早餐時間,緩緩地流動,難得不用像在營區裡那樣趕著取槍,每天都吃得很匆促,用完早餐,分工一下整理工作,不用集合、整隊、行進,在生態村裡遊賞一陣,又捲起袖子幹活囉。

對我來說,休假來到美濃幹農活,能徹底地擺脫當兵有關的事物,玲玲帶給我的悲傷現在已和當兵這件事勞勞地綰合在一塊,在營區,常胡思亂想,這時我就要來上一根菸,把心事燒給天空,來到生態村,我能很自然地專注在農活上,不去想玲玲的事,也不需要抽菸了,這裡的天空很大,離我好近,近到心事無所藏匿。


收假,在中山室,孫剛仁宣布一件重大事情。

「各位知道你們休假發生一件很嚴重的事,」孫剛仁說:「步校上新聞了。」

當兵到現在,我發現只要關於國軍的事情上新聞,都會引起軍營內的人熱烈討論,儘管只是某種武器設計有問題、退役將領到大陸喝花酒這種平常我在早餐店看報不會留上心的小事,他們都能當成一天三餐的佐菜來講,孫剛仁說步校上新聞了,身在事件發生地點,這樣的震動肯定比其他單位的茶餘飯後還要驚心動魄。

「十一中的學員在寢室打架,」孫剛仁繼續說:「影片竟然錄下來貼上網路!」

手機怎麼來的?一定是偷偷夾帶進來的,要進步校門前都會經過安檢,有些人檢查得鬆,有些人檢查得嚴,幾次收假,我也大概知道哪些面孔會把你的背包查得滴水不漏,這次收假很奇怪,平常安檢的面孔都徹換了,進營區前都要被金屬探測器全身掃過一遍,安檢站一堆人在脫鞋子,連鞋裡都不放過,這次的收假多了濃濃的腳臭味,安檢之嚴,只差沒有放出緝毒犬了。

當兵只要看到這種盛大陣仗,就會有底這個單位出事了,偏偏步校龍蛇混雜,很容易登上新聞版面。

「總隊部那邊說我們是教育班長的班隊,應該要派出人力到十一中協助管理,防止再出事情。」

底下響起一陣哀聲,我們都知道十五中是個爽窩,一旦被派到十一中當管理的幹部,就不能像往常一樣掀開床墊吃泡麵,或是幹在寢室玩躲貓貓這種蠢事,我們再混,也知道幹部要有幹部的矜持,送到別人的地盤,除了犧牲在十五中配得的爽日子,還要受十一中的管制,這種爛缺人人避之唯恐不及。

「接下來我唸要下去的名單......」

林彥修、李松燃和羅時瞱都在名單上,我則是留在十五中,羅時瞱聽到名字被唸到很氣,「幹!都快結訓了,怎麼天降下這種鳥缺啦!」

「老羅,撐一個禮拜就過去了,免驚啦!」

「管那些四個月的屁孩,一個禮拜我就少活三十年了吧!」

「什麼?十一中是住四個月的?」

「阿不然嘞?不是四個月的會搞這種鳥事讓步校出盡風頭嗎?」

「四個月的」就是出生在八十三年之後的軍事訓練役役男,因為只要服四個月的役期,我們都叫他們「四個月的」,「四個月的」大多是高中畢業就進來當兵,我沒有在成功嶺接觸過「四個月的」,我對「四個月的」印象都是來自其他同學的口中,大家對「四個月的」的印象都是血氣方剛,鳥事叢生,是各單位頭痛的根源,也因此,其他新訓中心的班長只要遇到「四個月的」,一定會比往常對兵還要兇狠,「從最一開始就要幹到他怕,讓他知道到底誰才是老大!」羅時瞱曾這樣跟我說。

「阿源,你想不想下去當管理幹部阿?」羅時瞱問:「我說真的,我們金六結那裡常接四個月的屁孩,回去還有罪受了,真的不想現在就下去管屁孩。」

「但......」

「但什麼?我記得你沒有看過『四個月的』吧!」羅時瞱說:「不然這樣吧,我請你吃一個禮拜的雞排加薄荷奶茶,你代替我下去,成交?」

我不在意被剝奪十五中的爽日子,我只是不想下去十一中扯開喉嚨罵人罷了,但又想想當兵這一年沒有見識過「四個月的」,可能會有點遺憾,該死的老羅竟然記得我最愛喝薄荷奶茶,又加碼一片雞排,於是,我馬上答應代替他下去十一中當幹部。

「一個禮拜就結訓了,成交!」我說。

「薄荷奶茶去冰微糖和梅粉雞排我都放在我內務櫃裡,」羅時瞱笑說:「每天晚上你自己來拿喔!十五中永遠為你敞開大門!」

「是是是,十五中是永遠的極樂世界!」

當天晚上我和孫剛仁報備代替羅時瞱下去當管理幹部,他同意後,我就把寢具搬到十一中了,一進十一中的二大寢,就看到林彥修在門邊狗幹阿兵哥。

「拖鞋不會擺!蚊帳掛得歪七扭八!只想紅!只想上新聞!」林彥修對著頭低低的阿兵哥大罵:「你是來這裡虧空國家的嗎?......」

我默默地走過風暴現場,暗笑在心中,沒想到林彥修狗幹阿兵哥的用詞也染上了張廣霖的色彩,不過是第一個晚上,「一年的」和「四個月的」戰爭已經開打了!










    慕大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