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坐在活大的沙發區,有點悶,想起某人說過心情不好就上來打個無名的慣例。

  早上微乙還是翹了,花博的魅力真的很大,自從上禮拜玩回來一直收心收到現在,常常覺得我到目前為止的人生,還沒有真正玩過,國文教授陳志信說台灣的孩子普遍欠睡眠,所以要多放假讓他們睡個飽!而我,除了欠睡眠亦欠玩樂,只要玩稍微超過就久久不能自己,看完賺人熱淚的電影或小說尚不能如此,沒辦法,我很現實,還在馬斯洛金字塔的最底層匍匐。

  翹了微乙,我悠哉吃完早餐,認份算了一小時微積分,沒有碰電腦,自從換了小筆電,對虛擬世界似乎有了不一樣的看法了,也許也和刪了FACEBOOK有關。

  十點急忙趕去上李賀詩,上課前十分鐘座位已經八成滿,和往常一樣,突然接到老高的電話要我載他去科技大樓牽他的車,就去了。

  老高跟我講了兩個卦,兩個干我屁事卻piss me off 的卦,人的巧思常常在強烈情緒下被激發,一路上發明了放射性原素鈾和銫的梗,caterpillar和蝴蝶效應的梗,caterpillar是績優股在生物學界的代稱,蝴蝶效應不一定要由蝴蝶來發動,caterpillar也可以,就老高本人而言。

  老高說caterpillar被他某位同學拆字生新意,cater=滿足需求、pillar=柱子,毛毛蟲在英語世界也是鋼管…,妙哉。

  方瑜老師今天還是沒有進入李賀詩集,不過今天她很感性,講很多和學校有關的東西,下課鐘響罵聲該死然後道個歉,很可愛。坐在我右邊的男士一直在睡我有點不能專心,只記得李賀約等於法國的波特萊爾,孤單一人練他的奇幻劍術。

  有關孤獨的issue也不知看過多少遍了,方瑜提到有首歌唱道走在人群之中,更顯孤獨。很有趣的現象,但其實它也可以有境界之分,第一是外在不得以的,境界比較低,只是個現象,試走在異國城市吧,這種孤獨若干年前我已領會,第二就是心裡層次的,境界比較高,且是自發性的,把自己關在一個有潔癖的思緒所構成的世界,要達到這種境界我認為須要有奇遇,讀一本很有啟發的書、遇見一個很特別的人…都可以。

  星期二下午是空白的,我希望未來能更有智慧地使用這難得的空白!

  游泳游了一小時,旁邊水道在上課,偷看到老師好像懷孕了仍然很賣力在教,頓時想起昔日竹中泳池畔的光景,我們一直游啊一直游,老師賣力吹著哨子,提早十分鐘下課,要進步挺難的,台大的老師,真的很敬業!

  練田徑太久發現我的肩膀肌肉游不多久就緊繃了,蝶泳到最後挺不太起來,過程中我想起上週末在板橋比青年盃田徑賽的片段,一位北體看起來不是很壯碩的傢伙丟了七十公尺拿下冠軍,耀尹學長說他的動作很正確、肩膀很軟,我的肩膀太硬是個大問題,我看未來重訓還是少做一點,多來泳池報到鬆肩膀好了。

  突然想起我的第一堂針灸課就在明天,而我卻還沒有報名,游泳完就搭車到救國團敦化教室。

  櫃台的阿姨跟我說針灸課沒法成班原因是報名只有三人,希望我能再拉兩個人就可以湊一班開課,我說我來上課是翹了學校的會計實習,正常人應該不會為了上針灸而翹會計課,後來櫃台阿姨開始和我搏感情了,說我看起來很古意,媽媽同學們一定會很喜歡我,問我有沒有空來救國團打工……

  想趁大一有點閒來學個針灸,沒想到老天不讓我這麼做。

  晚上練系羽,發現自己好像愈打愈差,一直被怡靜學姐網前截擊,好悶好悶。中途肚子鬧空城跑到小福去覓食,看到久不見的柚子挺開心的,和她談論起最近困擾我很久的食量問題,我必須一直吃一直吃,容易餓的體質讓我體重上升兩公斤,是收穫,不過開銷真的很大,於是我開始同情我爸了,柚子說她三天沒吃晚餐了,因為要練南友之夜且每吃必拉,聽到這我覺得我比較幸運。

  剛在歇腳亭點一杯全家QQ奶,店家把我中杯做成大的,只有一點開心,因為在不久之前我就不再貪小便宜了!

  很久沒念書、很久沒有講廢話(也許又和刪去FACEBOOK有關),有點後悔一開始把這網誌設定為文藝取向,發現自己不可能分分秒秒都可以是文藝青年,特別是肚子鬧空城的時候,有時候想講廢話、寫流水帳、發牢騷,委屈你了samota,你早該領會孤獨之中的喧囂絕大部份會是自己的聲音的。

  想把今天定義為不順,其實也不盡然,寫篇廢文,心情不錯,適合念會計。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慕大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